已有120人围观 来源:小道消息 发布于:2021-04-11 22:21:03

提起 Bose(博士),首先让人想到的是降噪耳机、音响或是音频。但如果问起 Bose 这家开创人是谁?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Bose 是一家以开创人名字命名的公司。开创人叫 Amar Bose。这是个带有印度颜色的名字,他父亲是移民美国的孟加拉族印度人,一个自由印度革命家,为了回避英国殖民压迫而逃离印度来到美国,母亲则是在美国出身的英德后裔。


Bose 是位学者,在 MIT (麻省理工) 一路从本科到博士,留校搞科研。他的导师建议他自己设立公司,并且公司的名字也来自这位导师的建议。


这位导师的名字叫李郁荣(Yuk Wing Lee),是个中国人。


李郁荣出身在澳门,1924 至 1930 年在 MIT 求学,攻读博士期间在 AT&T 实习,接收万尼瓦尔·布什的指点,并且经其介绍,结识了诺伯特·维纳。维纳当时要找「能透辟领悟高级数学理论的电机工程专业的学生」,两个人在学术上开端了持久而长期的深刻合作。


1930 年,李郁荣在 MIT 获得博士学位。依据 Bose 回想,当年李郁荣博士论文答辩的时候,全系的教授都来了,但全都搞不懂这师徒俩弄的这是啥,导师维纳打包票说没问题,李郁荣自己也说不清晰。维纳最后强行停止了答辩,好在两天后李郁荣收到了答辩通过的通知。「这是电机工程范畴里程碑式的工作,从此为现代通讯工程打下了理论和运用基本」。


拿到了博士学位,却因为身份问题在美国找不到工作,于是回国,做了一段时光电机工程师,后应顾毓琇之邀执教清华大学。别说那会儿李郁荣找不到工作,就是维纳这样的才俊也曾一度找不到满意的学术范畴的研讨工作。


李郁荣 1934 年 8 月起担负清华大学电机工程系教授。随后又促成了维纳拜访清华大学并进行研讨工作。维纳之所以来到清华,也是因为,他的研讨工作离不开李郁荣。两个人在清华期间甚至开端尝试进行盘算机的研发工作,惋惜因为客观限制和经费不足未果。


维纳在清华期间经常给青年学者讲课,发现一个年青人极有数学禀赋,赞助这个年青人到英国深造,师从他诸多数学老师之一的哈代。这个年青人就是华罗庚。哈代还指点过印度数学奇才拉马努金,拉马努金的故事被拍成了电影《知无涯者》。


维纳回到美国后,煽动冯·诺伊曼到也清华拜访,而冯·诺伊曼也夫妇也对此很感兴致,差点就成了清华的拜访教授,惋惜由于七七事变爆发,日军侵华,没能成行。历史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吊诡,否则的话,科技发展史必将改写。


据维纳自己说他掌握论思想就是在清华拜访期间萌芽的。


维纳是掌握论之父,信息技巧范畴如果往上数,维纳也得是祖师爷级别的人物。掌握论是现代信息技巧的理论基本之一。


我们科技界以前有个「三论」的说法,指的是体系论、掌握论、信息论。现在叫「老三论」了,有那么一段时光,老三论的说法可以说耳熟能详。华罗庚深受掌握论的影响,可能跟维纳对他的赞助有必定关系。


维纳是犹太人,18 岁在哈佛就拿到了博士学位,随后到剑桥游学,师从巨匠罗素。并且在罗素的建议下,接收了不少欧洲数学名家的指点,前面提到的哈代就是其中的一位。维纳能成为一个横跨哲学、数学、物理、工程等多范畴的科学巨匠,跟罗素有着直接关系。


但就是这么一位巨匠,研讨工作居然要倚重李郁荣,可见李郁荣的才能和程度。


李郁荣比维纳小 10 岁,两人的关系可以说是亦师亦友。最初的合作结果是李-维纳网络,并且申请了专利。后来维纳在清华拜访的时候,AT&T 要买这个专利,本认为能看到商业化上的运用,低价卖了之后,没想到专利被束之高阁。


战火纷飞,颠沛流离,几经辗转,李郁荣终于在 1946 年得以重返 MIT,持续与维纳进行合作。维纳的《掌握论》出版后,特地强调了他和李之间的合作对于掌握论创建所起的主要作用。「掌握论」是中文翻译过来的叫法,英文是 Cyberneties。今天我们说的 Cyber(赛博)就起源于此。


李郁荣在 MIT 工作到退休,学术上成就斐然,而且,还指点了不少高足,有不少人成了学术威望。他的学生里也有人在学术和商业上都取得了成就,其中一位就是 Amar Bose。


二战期间,少年 Amar Bose 曾在家邻近开了一家收音机维修服务店,赚钱补助家用,并因此对「电气方面的事物发生了浓重兴致」。进入 MIT 后,他获得了不少专利,在追求和大公司合作的进程中屡屡受挫,导师李郁荣启示他,为什么不自己创建一家公司呢?或许李郁荣和维纳当年卖专利给 AT&T 的阅历使他深有感想。


李郁荣还是 Bose 的天使投资人。


左起:Bose、维纳、 李郁荣 


Bose 的博士论文是在维纳和李郁荣指点下完成的。


依照 Bose 公司的介绍,公司的音频产品基本是「心理声学」。当时其他的音响产品都是在拼各种技巧参数,而不是从用户实际听到的声音后果动身。用今天的话说,Bose 是从用户体验的角度动身做产品。


2011 年,Amar Bose 博士将自己在 Bose 公司的大多数股份,募捐给了自己的母校,依据商定,MIT 每年将收到 Bose 公司的股份分红,所得将作为学校教学科研经费应用,但不能销售这些股份,也不能干涉公司运营。


Bose 于 2001 年从 MIT 退休,2013 年 7 月 12 日逝世。


李郁荣是个几乎被国人遗忘的名字。他于 1969 年从 MIT 退休,1989 年 11 月 8 日逝世。


他的贡献不应当被世人遗忘。




番外篇


掌握论出生后,发生了持久深远的影响。而最诡异的一波涟漪发生在南美的智利。20 世纪 70 年代,民选上台的智利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Salvador Allende)发起了极具科幻颜色的「赛博协同工程」(Project Cybersyn,简称:Cybersyn 或 Synco )。这项盘算机网络工程,用于构建散布式决策支撑体系,以支撑公民经济的管理。


工程的首席架构师是英国运筹学家斯塔福德·比尔(Stafford Beer),该项目由四个模块组成:经济模仿器、确认工厂生产情形的定制软件、掌握室和衔接至一台主机的全国电报机网络 。盘算机来自 NCR、Burroughs 和 IBM 三家美国公司。「界面设计师 Gui Bonsiepe 的团队设计了未来作风的掌握室。掌握室内设七把转椅,带有用于掌握大屏幕的按钮。」「掌握室采取郁金香椅,相似美国科幻电影《星际迷航》的样式。」你可以在维基百科找到详细一点的介绍。


简而言之,要试图通过一套盘算机体系来管理一个国度。


虽然据称在 1972 年 10 月,该体系面对约有 40000 名卡车司机罢工所发生的危机时曾施展出了伟大威力,但在当时的技巧程度下,这样极具「赛博」颜色的社会试验当然是超前的,一个技巧乌托邦而已。


医学博士萨尔瓦多·阿连德总统运气似乎并不太好,在 1973 的军事政变中被杀身亡。


赛博协同掌握工程项目被政变后的新政府撤消。




题图:SciencePhoto / 高品图像


延长浏览:


人工智能、机器人、星际航行以及未来依然须要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