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57人围观 来源:第一财经资讯 发布于:2021-04-08 09:39:03

“我们想转变游戏规矩。”美国财长耶伦在定于8日发表在《华尔街日报》的评论文章中如此写道。

当地时光7日,美国财政部宣布与拜登政府2.25万亿美元基本设施建设一揽子筹划配套的《美国制作税收筹划报告》(The Made in America Tax Plan Report)(下称“报告”),报告长达17页。与此同时,还宣布了耶伦上述的长篇评论文章。

美国财政部在报告中称,通过税改,在未来十年中将把约2万亿美元公司利润带回美国税收网络之中,而阻拦企业将利润转移到海外所带来的联邦收入将在7000亿美元左右。这些税收收入,将为拜登政府的八年财政支出筹划供给资金。

第一财经记者比拟该报告版本和此前美方宣布的事实清单后发现,内容基本统一,美国财政部提出的核心税改条款有七条,分离为:1,将企业所得税增至28%;2,增强美国跨国公司的全球最低税率;3,通过勉励在全球规模内采取最低税率,减少对外国司法管辖区坚持超低公司税率的鼓励办法;4,对利润丰富但应税收入很少的大公司,对其账面收入征收15%的最低税率;5,对当下鼓励办法嘉奖无形资产超额利润的缺点进行调剂,并对新研发给予更多鼓励;6,鼓励用干净能源生产方法取代化石燃料补助;7,增强执法力度以解决公司避税问题。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讨中心高等研讨员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现,过去几年,美国政府减税导致政府税收大幅降低,拜登政府如愿望推出长达八年的基本建设刺激筹划,加征企业税势在必行,也符合民主党传统理念,但两党要达成共鸣就太艰苦了。

耶伦长文详解税修改机

耶伦在前述文章中,详细解释了此次美国税改的动机以及收益,文章名称《美国更好的企业税——我们的筹划扭转2017年的毛病,要使美国走上可连续繁华途径》。

耶伦在文章中称,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国会公布了2017年《减税和就业法案》(TCJA),其成果是企业税收大幅减少。彼时,美国企业税从35%降至21%。过去三年中,美国公司税收已降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最低水平,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到2020年,美国许多最大的企业都没有在缴纳联邦税。

“TCJA的支持者说,美国将从这些减税中获得回报。争辩以为,较低的利率会吸引生产和投资到美国本土,但是这没有发生。原因很显著:其他国度也看到了我们的所作所为并作出了回应。”耶伦写道,“当他们看到我们降低公司税率时,也会随之降低税率,减弱我们的好处。最终,没有哪个国度能更具竞争力。其成果是一场全球逐底竞争的浪潮:看谁能更快且更多地降低公司税率。”

“ TCJA不仅使这场逐底竞争永无尽头,而且也让美国在经营上处于劣势。”耶伦说,“该法律勉励美国公司将职位和投资转移到境外,并将其利润转移到避税天堂。其原因之一,就源于对美国跨国企业的海外利润征收的最低税。从理论上讲,最低税率应阻拦业务流出一个国度,因为公司知道无论去哪里都将被征税;他们无法玩转全部体系。但是TCJA的最低税率设计不当。”

耶伦解释道:“如果你是一家在国外开展业务的美国企业,那么TCJA实质上为你供给了一个简略而又反常的选择:你可以选择将国外利润和业务,转移到公司税是21%的美国,或者你可以将这些利润和业务,放在世界上任何其他处所,而美国仅会向你收取大约一半的费用。”

“这并非一个很难做出选择的事情,尤其斟酌到最低税额是依据企业的全球总利润进行盘算的,而不是去查看公司在每个国度/地域的收入。”耶伦写道,“在没有人关注各个司法管辖区的情形下,企业可以在能够获得最低税率的处所转移利润。 TCJA还许可美国企业在海外投资时前10%利润免税,这是构成企业外迁工厂和工作岗位的有力动力。毫不夸大地说,今天,大多数企业情愿在美国以外的任何处所赚取收入,也不愿意在美国(赚钱)。”

她说:“在这场逐底竞争中,美国并不是唯一的输家。我们的企业也是输家。”

她解释道:“全球规模内对低税率的竞争,使美国企业不必缴纳更少的税,甚至基本不须要缴税,但是它们仍然要付出昂扬的代价。未来10年中,由于上述体系遭到损坏,美国超过2万亿美元的公司税基将从国内流出,我们的税收收入已经处于几代人以来的最低水平,而且随着税收的连续降低,美国用于投资机场、途径、桥梁、宽带、工作培训以及研发方面的资金会更少。”

“这些针对公共设施的投资,已经减少了四十年。美国的基本设施现在在世界排名第13位。这对美国企业竞争力的影响是伟大的:美领土木工程师协会预测,在未来二十年中,基本设施不足将使美国出口商丧失2.4万亿美元(这解释缺少研发或教导将使他们付出多少代价)。”她写道:“这是这场逐底竞争的谷底了:由于选择了在税收上的竞争,我们已经疏忽了在工人技巧和基本设施实力上进行竞争。这是一场弄巧成拙式的竞赛,拜登总统和我都对持续加入这样的竞赛没有兴致。”

耶伦表现,美国要进入一个新的、更聪慧的竞争情势,将专注于人才造就、前沿研讨和推动先进基本建设,而不是在意美国的税率是否低于百慕大或瑞士。

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现,此前由于美国政策不稳固,导致其吸引外资的才能大幅度降低,在奥巴马政府执政时期最后一年,其吸引外资还到达了4000多亿美元,到2020年已经降到了1500亿美元左右。美国事个世界规模的经济体,须要世界资金来支持,如投资降低,一系列发展和基本建设升级的融资问题都无从谈起。以目前拜登政府的策略看,一方面现在利率借贷成本极低,是“放放水”、进行基本建设的好时候。另外一方面,加税也可以立竿见影地改良其财政状态。

周世俭说,美国应该改良基本建设了,以高速公路为例,大批的美高速公路都是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修建的,这带动了战后经济繁华,但这些高速公路在上个世纪60年代就基本定型了,现在这些设施亟需翻新。

“这样的改造必需通过合作来实现”

耶伦表现,《美国制作税收筹划》会有利于那些愿望在美扩展投资规模的企业。该筹划还树立了更有效的全球最低税率,令该税率与美国税率更接近,且不再依据全球总利润来盘算,取而代之的是,税款将按国度/地域盘算,这样,公司就无法在全球规模内转移利润,并最大水平地减少其税单。

耶伦所指的美国公司海外利润最低税率,也就是“全球无形低税收入”(GILTI)。依据美国财政部报告,美方筹划将GILTI税率从目前的10.5%进步至21%。

美国财政部还在报告中称,如果未来GILTI依照国度/地域进行征税,则估量在未来十年中,可以征收超过5000亿美元的税收。

耶伦表现,这样的改造必需通过合作来实现。

“通过经合组织(OECD),我们一直在进行富有成效的会谈以实现这一目的,新的税收提议还包含一些强有力的鼓励办法,促使其他国度和地域签订该协议。例如,将对试图将利润转移到避税天堂的在美外国跨国公司进行处分。”耶伦表现。

她进一步称,税收筹划发生的收入,将转化为对美国竞争力来说“千载难逢”的投资。拜登政府的“美国就业筹划”,将为传统基本设施(途径,桥梁,港口)和运行数字经济所需的更现代的产业(高速宽带网络和干净能源网络)供给资金。依据穆迪(Moody's)的预测,到2024年,这些投资将令美国GDP额外增长1.6%,约合4000亿美元。

不过须要指出的是,目前在OECD层面,美国虽然恢复了和其他140多个经济体代表的会谈,但此前OECD对企业海外利润最低税率的提议在12.5%左右,而拜登政府所提出的21%显著高于此前共鸣,恐将令会谈庞杂化。

同时,在美国国内,拜登政府的税改筹划也遭到了共和党以及大部分商业集团的反对,美国商会和商业圆桌会议组织都发表声明反对加税。

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教授赵永升在接收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现:“实际上,特朗普政府给拜登政府留下的这副牌并不好打,因为美国现在的税率已经降得比拟低了。"

"税收就和福利一样,它很像一个单向的政策,这个东西给出去后就很难收回来。拜登要在短期内增长税收,难度非常大。”他表现。

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现,目前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在税改方面能达成共鸣的可能性很小,就算是在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抵触没有如此剧烈的当下,共和党对加税的反对态度也是非常坚决的,目前的情形就更不要提了,已经变成了“凡是民主党支持的共和党就反对,反之亦然”的模式。(记者文雅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