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已有395人围观 来源:新闻坊 发布于:2021-06-10 18:03:04

今天(6月10日)下午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

表决通过了

关于授权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

制订浦东新区法规的决议


《决议》规定,授权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依据浦东改造创新实践须要,遵守宪法规定以及法律和行政根本规矩,制订浦东新区法规,在浦东新区实施。依据本决议制订的浦东新区法规,应该依照立法法的有关规定分离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备案。浦东新区法规报送备案时,应该解释对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作出变通规定的情形。



“浦东新区法规”是什么性质的法规?
这次授权对上海意味着什么?
看看新闻记者陈慧莹
带来最新解读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
也专访了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丁伟

 这次立法授权是比照经济特区法规 


记者:这个《决议》的核心内容是什么?

丁伟:《决议》第一条是根本原则,明白了被授权主体,即授权上海市人大及其常委会制订浦东新区法规。其次,明白了授权制订法规的权限请求,即依据浦东改造创新实践须要,遵守宪法规定以及法律和行政根本规矩,制订浦东新区法规。第三,明白了授权制订法规的实施规模,浦东新区法规只在浦东新区规模内有效。

第二条是关于授权制订法规的备案审查。为了保护国度法制统一,请求上海市人大及其常委会应该依照《立法法》的有关规定,将浦东新区法规分离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备案。而浦东新区法规报送备案时,应该解释对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作出变通规定的情形。  


记者:像这样的立法授权,此前有过先例吗?

丁伟:我们国度实施两级立法,一个是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一个是省、直辖市、自治区一级,依法享有处所立法权。


依据2015年修改后的《立法法》,280多个“设区的市”也享有处所立法权。但这个立法权不是完全的立法权,只是部分立法权。依据《立法法》第72条,设区的市可以对城乡建设与管理、环境掩护、历史文化掩护等方面的事项制订处所性法规,也就是说,“设区的市”只能对这三个范畴的事项进行立法,另外,“设区的市”制订了处所性法规后还不能生效,还要经省级人大常委会同意后才生效。


除此之外,我们还有特殊立法,一个是民族自治处所立法权,一个就是特区立法。此前,全国人大也特殊授权几个经济特区立法,即广东的深圳、汕头、珠海,福建的厦门,以及海南省,都享有经济特区立法权。


记者:此次授权上海人大制订的浦东新区法规,属于什么性质的立法?

丁伟:司法部部长唐一军在作《决议》草案相干解释时表现,树立完美与支撑浦东勇敢试、勇敢闯、自主改相适应的法治保障系统,比照经济特区法规,授权上海市人大及其常委会依据浦东改造创新实践须要,遵守宪法规定以及法律和行政根本规矩,制订法规,可以对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等作变通规定。


“比照经济特区法规”,这就是给上海处所立法赋能扩权,在浦东新区行使相当于经济特区的立法权。
 
特区立法最大的特色就是“变通” 


记者:特区立法与一般立法有什么差别?

丁伟:特区立法权最大的特色就是可以“变通”。《决议》规定,浦东新区法规报送备案时,应该解释对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作出变通规定的情形。这是《立法法》关于经济特区立法的特殊请求。《决议》解释里也指出,比照经济特区立法,可以变通实用。


经济特区立法权的根本特点就是立法变通权,其变通规定在本经济特区规模内相对于法律、行政法规具有优先实用的效率。经济特区法规只有一个前提,即遵守宪法规定以及法律和行政根本规矩,就可以对法律、行政法规进行变通。这是特区立法很大的优势,体现了“特事特办”。


记者:全国人大的此次授权,对上海意味着什么?

丁伟:这是全国人大常委会首次授权非经济特区的上海变通实用国度法律、行政法规,这是新时期我国立法制度的又一次重大变更创新,进一步拓宽了“重大改造于法有据”的法治路径,这意味着阅历了41年的上海处所立法进入了行使比照特区立法权的崭新时期,上海处所立法进入高光时刻。


此次授权后,上海就拥有两类不同性质的立法,一类是依职权的省级人大立法,实用于全上海;一类是特区立法,依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行使制订浦东新区法规的立法权,专门为浦东制订的法规。


浦东新区不是特区,但是上海人大在浦东新区行使相当于经济特区的立法权,且实用于浦东新区的立法有特定的名称——“浦东新区法规”,这是前所未有的,“浦东新区法规”也变成新的特定概念。


记者:《决议》的出台,对浦东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有什么意义?

丁伟:上海肩负着改造开放排头兵、创新发展先行者的使命和义务,很多改造是在现有法律制度都没有的情形下进行摸索的。改造决策和立法决策调和同步,这是上海改造的特色。2013年中央把首个自由贸易实验区的先行先试放在上海、放在浦东,国务院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对相干法律、法规在自贸实验区调剂实用作出决议,这在当时的《立法法》中找不到依据。决议作出后,在2015年修改《立法法》的时候,就把这个制度写进《立法法》修改案,固化了这一制度。


我们说,重大改造要于法有据,现在上海的改造发展又遇到新的问题。依照中央的请求,浦东要勇于挑最重的担子,啃最硬的骨头,为完成这一艰难使命,浦东须要得到最有力的法治保障。依据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撑浦东新区高程度改造开放、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重大战略安排,须要树立和完美与支撑浦东勇敢试、勇敢闯、自主改相适应的法治保障系统。全国人大的授权决议使得浦东新区开发开放的制度供应才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晋升,也为浦东新区乃至全部上海的改造发展供给了前所未有的机会。


记者:《决议》出台后,上海人大如何来承接这份授权?

丁伟:在市委的引导下,各项承接立法授权的工作正在积极开展之中,市人大常委会重视在立法全进程中充足施展浦东新区的主要作用,用足用好这项立法权。接下来上海人大要做两件事,一个是贯彻实施党中央和全国人大的决策,出台一个相应的法律性决议,即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关于增强浦东新区高程度改造开放法治保障 制订浦东新区法规的决议。

承接全国人大的授权,不但要增强才能建设,同时须要增强迫度建设。经济特区立法的程序有其特殊性,现有的《上海市制订处所性法规条例》中还没有相干的制度,为贯彻依法立法的请求,上海市人大常委会要作一个决议,作为条例的弥补,这是一个特殊规定。


另外一件事是要出台比照经济特区立法的工作规程,来明白怎么来行使这份立法权。比如制订立法筹划,制订相应立法需求清单等。


这两件事是上海人大承接全国人大授权所要做的制度建设。鉴于比照特区立法权的行使既须要立足当前,同时也应着眼长远,市人大常委会将同步树立常态化、长效化的立法工作制度。



记者 | 陈慧莹
起源 |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作者:王海燕)
编纂 | 王郁岑


推举浏览

点分享
点赞
点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