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已有213人围观 来源:新京报评论 发布于:2021-06-05 19:04:04


土地出让金等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转变的不仅是征缴方法的变更,而是土地等要素市场生态的重塑。


▲资料图。图片起源:新京报网


文 | 刘晓忠


近日,财政部下发《关于将国有土地应用权出让收入、矿产资源专项收入、海域应用金、无居民海岛应用金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征收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白自7月1日起,河北、上海等七个省份的上述四项政府非税收入征收划转税务部门,2022年1月1日起在全国实施。

 

这预示着处所土地出让金等的征收划转工作正式启动。这看似只是一种征管方法的变更,但转变的却将是全部土地市场的生态。而这种变更,也与土地这一要素市场的市场化改造一脉相承。

 

自上世纪80年代我国引入国有土地应用权挂拍卖制度以来至今,“土地财政”逐渐成为了处所政府收入的主要起源。直到2019年8月26日《土地管理法》修正之后,土地市场的城乡二元制构造得以打破,尤其是去年3月30日,随着《关于构建更加完美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看法》的宣布,土地这一要素资源,才正式进入市场化配置环节。

 

这种城乡一体化土地市场的形成,预示着国有土地出让金主导处所收入的时期,可能即将成为历史。在此背景下,将土地出让金征缴划转到税收部门,具有以下几点主要意义。

 

理顺了政府与市场边界,及土地市场的税与地租的关系,为土地这一要素资源的市场化配置供给强有力的支持。

 

长期以来,我领土地市场都存在税与地租的凌乱。人们不能懂得,政府为何既征收土地出让金,又要预备立法开征房地产税。这种懂得偏颇,实际上源自我领土地市场的垄断准入制度。但事实上,土地出让金是地租,是土地的市场公允价值,而房地产税是一种财产税。

 

城乡土地市场一体化后,人们该付的地租和该交的税的边界就会逐渐清楚起来,有助于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清楚政府在出让土地应用权上,是以市场交易主体身份涌现,而征收房地产税则是以公共服务部门的角色涌现。这样一来,就有利于土地这一要素资源的市场化改造。

 

▲资料图。图片起源:新京报网。


土地出让金征缴方法的转变,有助于理顺政府收入。

 

目前,我国政府的收入主要分为四大块:一般性公共收入(税)、政府性基金预算、全国社保基金预算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其中政府性基金预算,主要为土地出让金收入。

 

但是,由于我国的土地出让金归属处所性政府性基金,各地的征缴方法并不统一,不仅导致了土地财政,近年来更发展成为了土地金融,不利于要素资源市场化改造,同时也影响着国内金融体系的稳固性。

 

统一由税务部门征缴,不仅有利于改正各地土地出让金征缴环节和应用环节的乱象,而且有利于构建完全全面的政府资产负债表,完美我国的国债市场体系建设,并为今后的处所债市场的开枝散叶,供给制度性保障。

 

同时,这也有助于避免一些处所政府将土地作为撬动金融体系的杠杆,作为土地金融应用,干扰金融体系和土地要素资源的市场化建设。

 

土地出让金征缴方法的转变,有助于推动和完美我国的税制改造。

 

在我国目前实施的以流转税为主的税制构造中,直接税的占比相对较低,且对处所政府而言,目前缺少一个强有力的处所税种支持其属地公共服务支出。

 

而土地出让金征缴方法的转变背后,是国内土地市场生态的转变,即未来政府将不能垄断土地一级市场。“土地财政”就将无法持续成为处所收入的主要起源,这也就请求适时开征房地产税、遗产税等直接税,为处所政府供给稳固的税源。因此,土地出让金征缴方法的转变,必定水平上为税制改造供给了基本和条件。

 

土地出让金征缴方法的转变,还有助于城乡一体化建设。

 

去年,中央就在《关于调剂完美土地出让收入实用规模优先支持乡村振兴的看法》中明白,到“十四五”末,国有土地出让收入以省为单位核算,土地出让收益用于农业农村的比例要达50%以上。

 

当前土地出让金征收方法,赋予了处所政府较大的自由裁量空间,要保证土地出让金优先支持农业农村,就须要完美土地出让金收入的收支两条线政策,下降处所政府自由裁量空间。而由税务部门征收土地出让金,无疑可以保障这一中央政策的有效落实。

 

总之,土地出让金等非税收入划转税务部门,转变的不仅是征缴方法的变更,而是土地等要素市场生态的重塑,其目标就是落实要素资源市场化改造,推动税制改造,进一步厘清政府与市场边界,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施展决议性作用。这无疑是我国推动全面市场化改造和税制改造的主要一步。


□刘晓忠(财经专栏作者、资深金融从业人士)


编纂:丁慧  校订:吴兴发


点击下方公号名片,浏览更多出色观点

来新京报电商平台“小鲸铺子”囤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