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74人围观 来源:新京报评论 发布于:2021-02-26 15:24:03


在叙利亚和伊朗的“民兵组织”,是伊朗主要的战略工具,但随着政治形势的变更,也成了美国及其中东盟国的“眼中钉”。


▲拜登。图/新京报网


文|王晋


美国总统拜登宣布任内首道军事命令,下令向叙利亚伊朗支撑的民兵组织动员空袭。

 

很多专家剖析以为,美国此轮行为虽然是空袭叙利亚境内设施,但很显著目的是伊朗,此举意在向外界释放“美国回来”的信号。

 

伊朗在海外的“民兵组织”

 

伊朗在海外的“民兵组织”,是伊朗对外战略的主要组成部分。伊朗支撑的“民兵组织”,主要可以分为两个类型。

 

一个类型,是受到伊朗支援和赞助,具有较强自主性的“民兵组织”。

 

这类“民兵组织”以黎巴嫩“真主党”、也门“胡赛武装”、巴勒斯坦的“伊斯兰抵御活动”(哈马斯)为代表,具有独立的组织架构和掌握区域,同伊朗坚持着“盟友”关系。

 

在中东敏感议题上,往往与伊朗站在同一阵营,比如在叙利亚危机中,黎巴嫩“真主党”就派兵支撑叙利亚政府军;在巴以冲突中,伊朗支撑“哈马斯”向以色列动员袭击。

 

另一个类型,是受到伊朗培植甚至直接掌握的军事集团,以伊拉克“人民动员军”、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什叶派“法蒂玛旅”为代表。

 

这些军事组织的引导人大多拥有浓重的“伊朗背景”,曾在伊朗长期生涯或者学习,甚至就是伊朗人。

 

很多在伊朗学习的巴基斯坦、阿富汗和伊拉克什叶派,受到宗教热忱的感召,加入了各类“民兵组织”,奔赴海外加入作战,成为了伊朗掌握下的主要海外战略资源。

 

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伊朗派遣了大批由外国什叶派组织的“民兵集团”,进驻叙利亚,打击叙利亚反对派。2014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突起后,伊朗也组织伊拉克的什叶派军事集团,组建了“人民动员军”,成为了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主要力气。

 

阅历了叙利亚多年战火,这些什叶派“民兵组织”,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站稳了脚跟,不仅成为了伊朗主要的战略工具,也成为了当地主要的政治和军事力气。


▲资料图/新京报网

 

“民兵组织”引发美国和中东盟国担忧

 

但是随着政治形势的变更,伊朗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民兵组织”,成了美国及其中东盟国的“眼中钉”。

 

伊朗通过麾下的“民兵组织”,串联起伊朗、伊拉克、也门“胡塞武装”、叙利亚和巴勒斯坦“伊斯兰抵御活动”和“巴勒斯坦圣战组织”,买通了地域战略通道。

 

美国中东盟国,尤其是以色列和沙特,一直请求美国采用办法,震慑和禁止伊朗“民兵组织”。拜登打击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目的,显示出拜登政府对于中东盟国关心的看重。

 

以色列一直担忧,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组织,会威逼以色列北部边界安全,尤其是成为伊朗打击以色列的前沿阵地。

 

2015年以来,以色列派遣战机或发射导弹,数百次打击叙利亚境内的伊朗军事目的。在数日前与拜登总统的电话交谈中,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也强调了伊朗的威逼。

 

对于海湾阿拉伯国度,尤其是伊朗的邻国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巴林等,伊朗的威逼“近在咫尺”。

 

这些阿拉伯国度一直担忧,叙利亚会成为伊朗在中东扩大权势的主要平台,对阿拉伯国度来说,伊朗已经成为了伊拉克问题、叙利亚问题和也门问题的“主导方”,因此一直请求美国采用行为,遏制伊朗在这些地域的力气扩大。因此,拜登的军事打击行为,显示出美国对于中东盟国安全关心的响应。

 

拜登打击伊朗民兵组织的军事行为,显示出拜登中东政策的“两难”。

 

在对伊朗政策上,拜登愿望能够促成美国和伊朗对话,赞助伊朗核问题重回正轨,但是拜登也会顾虑美国中东盟国对伊朗担忧的现实,采用行为安抚盟友。而这,也奠定了拜登中东政策的基调。

 

□王晋(西北大学中东研讨所副教授,察哈尔学会研讨员)


编纂:丁慧  实习生:潘宇洁  校订:吴兴发


推举浏览:

你能想象,日本“新冠统计全靠手算”?| 京酿馆

庄稼地岂是越野车友的“跑马场”?| 新京报快评

数百万用户断电,美国得州何以被一场寒流击垮?| 京酿馆

医生自证“用麻药一捂即晕”,科普亦需严谨避免变成唆使 | 新京报快评

高校推“大学先修筹划”,当聚焦育才而非招生 | 新京报专栏




来新京报电商平台“小鲸铺子”囤年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