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已有84人围观 来源:程序人生 发布于:2021-07-23 16:15:05

作者 | 抓码君


在这个互联网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以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为代表的大型互联网企业被戏称为大厂,并形成了一股争抢进大厂的浪潮。甚至字节跳动的工牌都被称为“见丈母娘神器”。
最近,抓码君更是听到这样一种声音:年青人要上进一点,争夺早日进大厂。
难道不进大厂就是不求上进么?

据3月29日中国青年报宣布的调查成果显示,“部分00后研发岗位实习生月薪过万,主要集中在互联网大厂”。
同时中青校媒调查发现,“超八成大学生愿望进入互联网行业工作。”
脉脉研讨院数据显示“今年互联网对人才需求量依旧领先全行业,金融和教导分列二三位。”大批的新闻聚焦在了吸人眼球的局部事例。大批被突出的局部拼凑出了年青人们拼命挤向大厂的画面。
花钱买实习内推,然后被骗;拼命留在大厂实习,然后内卷。
随着“任性”的00后们踏入职场,抓码君和两位00后程序猿一位预备役程序媛聊了聊,发现:Z世代们正在试图逃离大厂。
现在的年青程序员们更想站着就把钱赚了,想要下班了有时光陪家人吃饭漫步。
更想要周末有时光陪自己看书打篮球。
会议诸多、唯Kpi、文化强势、价值观绑架、无意义的情势内卷、常态化的加班、总是12点之后睡,这都是萌新们避开大厂的理由。
 

一次实习,让我不再迷信大厂

“我是99年的,就读于北京某末流211,因为很早就确立了不考研要工作的目的,所以很尽力了进了x节实习。
实习的时候在小红书上看大家说大厂就是人间天堂,钱只要捡,一度让我很等待。
没想到入职第一天迎接我的不是天堂的,而是竞争。
听HR小姐姐说,这次校招面试300多个人,录用只有7个。
在我还没意识到的时候,竞争已经剧烈的开端了,所有人入职前都要经过岗位培训。
本来认为岗位培训一两个星期就好了,但岗前培训最终连续了一个月,还有多次期间考察,以及最后一次的入职考察。
或许是竞争太过剧烈了吧,我们几个实习生卷的很厉害。规定说是朝九晚六,实际上到了下午六点没人会下班。

真实的时光应当是:
早上十点到十一点,人陆陆续续的到期。晚上九点半以后才会开端有人走。大部分都要加班到十点半到十一点。
有各种开会、培训,有时候忙到连饭都没时光吃,不过引导也都没下班,没去吃饭,在给我们培训,难道这就是大厂打工人么?
忙完回宿舍大多已经是晚上十一二点了,算是真正体验到“996”是个什么滋味了。
回家也不敢休息,躺在床上脑海里总是不自觉的对今天的工作内容做个总结。很怕被同期的其他实习生比下去。没来大厂实习之前我从没想过自己也能这么卷。
大厂的阅历总结下来就是:长期加班、随时on call、随时被叼。
而且,大厂园区的电梯很挤。每天高低电梯至少4次,如果赶上早晚和午餐高峰,这一天光等电梯就半个小时,如果不想等电梯就要变相加班。
每天挤早高峰的地铁,到了公司还要排队挤电梯。这真的让我一段时光内很瓦解。
初来实习的时候还认为工作内容很新颖,但是实习到两个月的时候就已经开端认为自己隐隐像个螺丝钉了。
而且说实话,对于撸代码我也没那么酷爱,后面也想转做别的岗位,思考之后最后决议分开。”

小厂上班,有钱有闲有生涯

“我是00年的,大家说的00后,毕业于湖南某大学,现在在CSDN做前端,解决一些小需求。
本来想考研的,但预备的有些晚了,温习了大概一个月,差十分落榜。
快毕业那段时光其实也想过要不要去试试大厂,但最后阴差阳错之下还是来了CSDN。
在CSDN的生涯还是很充实和舒畅的,我现在每天早上九点多到公司吃个早餐,上午整理一下义务,工作到十二点去吃午饭,吃完饭睡一觉,两点左右开端工作,晚上六点吃饭,吃完饭学习一下不理解知识就可以回家了。
现在的工作和生涯平衡的还是很好的,不用加班,还有双休。
虽然大厂有更诱人的薪资。但有钱也得有时光花啊。
之前有同窗在X讯实习,一般下班都九点以后了,X节的更晚,十点以后了。
每天回来都埋怨很辛劳。大厂引导的意思是‘给了你那么多的钱,不就得加班做更多的事?’同窗也认为工资里已经包括了加班费。
虽然薪资很高,但周末上班加上996让我直呼社畜。
我现在虽然在小厂,但也能学到挺多东西,更主要的是有时光自己学一些感兴致的东西。而且压力没那么大,入职到现在和同事们相处的也很协调。最主要的是目前的工资也不错,至少在长沙可以让我过的很舒畅。
说起来是不懊悔没进大厂的,像BAT这样的大厂对我唯一的吸引力就是会有更好的发展。但某节不行,我对短视频有一些成见,某节在我眼里不算大厂,算暴发户。
像BAT这种每年都会招很多人,肯定会有很多人被淘汰。周围的人也都很优良,这对我一个应届生来说会是很好的学习机遇和晋升动力,但是在里面压力很大,我不肯定自己能不能蒙受住这么大的压力。
也不是没斟酌过去冲一冲大厂,但是情势化的制度、过大的压力、社畜的作息我不太能接收。”


还未毕业,我就已经废弃大厂

小雨是个在武汉读大四的程序媛,即将面临实习、求职的她已经完整不斟酌大厂了。
“我知道大厂发展肯定更好,但我并不盘算去。原因很简略,真的不想996和大小周。
虽然X节已经撤消了大小周,但我还是很抗拒。究竟工作时光减少了但工作量没变,果然‘X节和心脏只有一个能跳动’也许是真的。
之前有个学姐在某手实习,几乎996,看得我引认为戒。
她每天10点到公司,12点吃饭,休息半个多小时,1点半持续上班,下午6点吃饭,玩会儿手机,7点持续撸代码。9点半下班,到宿舍一般十一点多了。
而且内卷这东西本身就大可不必。
学姐说平时需求少的时候晚上7点前就能完成工作,但部门正式员工一般都默认9点半下班。为了显得酷爱工作,学姐经常9点40才走。
学校有很多别的专业的学长在某书、某团之类的大公司实习,但最终保持下来的没几个,大多保持不到两周,最夸大的一个同窗在某手只保持了三天,某书的学姐也只保持了一个月。成果最后赚的钱还不够北京往返武汉的硬卧票,听他们说的最多的离职原因就是太卷了。
我绝不是一个支撑躺平的人,但无意义的内卷我更讨厌,在学校里卷论文页数,上班了内卷下班时光,吴京看了都要说‘内卷滚出中国’。
所以我盘算先进小厂学点技巧,同时在预备华为认证的HCIP和HCIE。最好是读个研深造一下。
虽然小厂待遇没大厂高,但管理和义务也比拟松,相对轻松一点,有空闲的时光放松和学习。
除了没时光生涯,反复简略的工作让我感到不到自己的价值。与其在大厂当个螺丝钉,不如就在小厂拓宽自己知识的广度。”
 

员工内斗,令人身心俱疲

小刑是北京某高校的应届生,在大厂实习“被”内斗的阅历让他身心俱疲。
“实习之前听别的专业的同窗说过大厂内斗可能会严重一些,但我就是一个做技巧的,内斗对技巧的影响应当没那么大吧。可没想到内斗竟在我身边。
可能我在的是BAT某厂的边沿部门吧,当时的直接leader很极品,插手我的一切的时光,包括周末的业余喜好。
每天不停的催促工作,工作完也不能回家,要和大家一起留下来进行所谓的‘加班’,后面的工作进程中发现小集团严重,极品特多,我们的小team被折磨的很累,年终考评的还得不到好名额。
Leader xx也就算了,还总有人打小报告,最后一段时光过得跟情报组织一样,不知道该信任谁。
当时有个姐,姑且叫她阴姐吧,经常跟知心大姐一样拉着我一起说leader坏话,说部门太边沿,完整没前程。
开端认为她是人比拟好,跟她说了很多对leader和部门的意见。后来发现她跟我这一批的实习生和一些刚入职不满一年的新人都聊,而且聊得内容都一样。
我们在她面前‘骂’leader‘骂’了一个月,而这一个月里,leader慢慢变得对阴姐非常好。
我们几个实习生和新员工通了一下气,发现我们的薪资,牢骚都被阴姐聊出来了,并且原封不动的汇报上去了。
理所当然,在我实习的最后半个月leader整天对我阴阳怪气,六月初的时候一直在焦虑要不要留下转正,虽然感到不舒畅,但究竟是大厂,薪资发展都有保障。
但那段时时间姐总是有意无意的跟我说这个公司不太合适我,建议我好好斟酌。
当我最终决议不转正,整理工位分开的时候,阴姐却跟我来了一句‘猜到你不会留下,但没想到这么快,嘿嘿。’
我也不是擅长拍马屁的人,感到大厂生存起来也太难受。本来想进大厂谋发展的我现在只想找个单纯的小厂安宁静静的撸代码。
另外,最近听前同事说阴姐升Leader了.......”

结语
 
可能有人会问:“那到底什么样的人合适进入大厂呢?”
抓码君想说:“对于那些愿意为收入和妄想就义生涯的人,大厂会给你们一个相对公正的回报和平台。但是,如果你认为工作是工作,生涯是生涯,工作只是为了更好的生涯,那你在价值观上就已无法和大厂达成一致,你的生涯也只会被苦楚填满。那么,为什么不跟上脚步,一起参加这趟逃离的列车呢?”
你是否神往进入大厂呢?你对逃离大厂的年青人们怎么看呢?
*等待你的留言!

字节跳动、阿里等大厂的真实工作体验如何?5 位程序员的自述

中国 47% 程序员应用 Java、薪资中值达 21000 美元,揭晓 2021 开发者生态体系现状!

芯片龙头出大招!向梁孟松等 3944 名员工发 13 亿,每人到手超 34 万

腾讯获赔 475 万!首例“微信主动抢红包”不正当竞争案宣判

福利内卷时期来临!腾讯为 3300 名员工发 11 亿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