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96人围观 来源:新京报评论 发布于:2021-02-27 19:10:03


在许多人心中,吴孟达早已超出“绿叶”的定义,成为香港电影光辉时期的经典符号,也是一代人的集体记忆。


▲港媒:香港影星吴孟达因肝癌离世 享年68岁。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文|克飞

数年前,吴孟达登上“鲁豫有约”。鲁豫问他:“达哥,如果有人要拍一部戏《吴孟达》,你认为会是一部喜剧吗?

 本来表情轻松的吴孟达听到这个问题后,调剂一下坐姿,思考片刻后答复道:“悲喜剧。


眼下,这部人生悲喜剧走到了止境。

 

据新京报报道,香港影星吴孟达因肝癌于仁安医院去世,长年68岁。据香港沙田仁安医院的吴孟达方面发言人称,“达叔刚刚走了,走得很安详”。发言人表现,事情产生得很突然,暂时还没有后续支配。


▲图/新京报网


生涯的积淀,培养了吴孟达高明的演技

 

吴孟达的去世,让很多人的集体记忆从此缺失一角。这几年来,相似的送别已越来越频密,看着金庸小说、港片与港剧,听着港乐长大的那代人,已悄然进入送别的年事。

 

年少时看吴孟达的戏,眼里只有这个中年人在镜头前极其自然、毫无做作与匠气的搞笑,一句“演技好”仿佛已是最高评价。

 

可年事渐长,阅历过社会的种种暴击,再回看他的笑颜,便能看出躲藏其下的凄凉。

 

这样的演技和笑中有泪的沉痛,都须要生涯积淀。而吴孟达这一生,积淀实在太多。

 

1958年,七岁的吴孟达从厦门动身,在火车和小船上摇摇晃晃十几个小时,才抵达香港。父亲靠在南北行打工赡养一家七口,一个月五百元薪水,总是入不敷出。

 

居所是不到20平方米的“劏房”,大人睡床铺,孩子只能席地而睡。厕所与厨房与邻居共用,每天都会为了争厕所而吵架。

 

吴孟达不爱读书,也没有条件读书。他热爱电影,总是逃票入场,躲在厕所里,等验完票再偷偷出来。

 

那时,他认为做演员很容易,可以拍戏,还常去国外。很多年后,他说自己当时的心态是“贪慕虚荣”。

 

在香港无线第三期艺员训练班里,吴孟达与周润发是同窗。他成就优良,起点极高,当周润发因为个子太高,找不到人搭戏而前程堪忧时,吴孟达已经成为男二号——在他爱好的古龙小说《楚留香传奇》的电视剧版中饰演胡铁花。

 

那时,楚留香这个虚构形象被称作“华人世界里最红的人”。电视剧也快速火爆,播出时甚至导致出租车因街上无人而停驶。

 

吴孟达也因此成名并快速迷失,陷入酗酒与赌钱。成果一年后便无戏可拍加债台高筑,几近身败名裂,险些自杀。

 

那之后的吴孟达,才是我们熟习的达叔。他签下债权书,开端跑龙套,独自蒙受人生的大起大落,不停出演那些可能只有几秒钟戏份的小角色。

 

他把钱留给家人,说自己在片场领盒饭就行,可这个“跑龙套的”那时连领盒饭的资历都没有。


 

▲图片来自影视剧。


虽然总在演配角、丑角,但他早已超出“绿叶”的定义

 

但也正是在那段时光里,他摈弃了所有虚荣心,开端思考如何做一个真正的演员。然后,便是与周星驰的一次次合作——《赌圣》里“先本性失控”的三叔,《九品芝麻官》中想法多多的包有为,《鹿鼎记》里阴柔凶恶的海大富,《损坏之王》中的“魔鬼筋肉人”,《逃学威龙》里的“你在教我做事”,《大话西游》里的二当家,《少林足球》里的“黄金右脚”。

 

当然,还有《喜剧之王》、《食神》与《整蛊专家》……无论哪个角色,他都可出现最贴切的那一面。

 

港产片的光辉时期离不开周星驰的闪烁,而在周星驰身边,吴孟达又是最闪烁的那个。

 

默契不止于此,对于没有父爱的周星驰而言,吴孟达亦父亦师亦友。因为从小被父亲打压,家庭气氛糟糕,吴孟达饰演的父亲总是宽容,就像《损坏之王》里那样。

 

吴孟达更是周星驰剧组里的最佳黏合剂。周星驰性格之怪,圈内皆知,与导演和编剧的分歧、对其他演员的斥骂都是家常便饭,唯一能解决问题的只有久历沧桑且总是一脸笑颜的吴孟达。

 

在许多人心中,吴孟达早已超出“绿叶”的定义,成为香港电影光辉时期的经典符号,也是一代人的集体记忆。


▲吴孟达曾参演《流落地球》。


 终其一生,吴孟达都没有再现刚出道时饰演胡铁花的风光。他总在演配角和丑角,总是以低微的笑面对镜头,但人们真正记住且不舍得忘却的,也是这些。

 

在阅历过大起大落之后,吴孟达早已知道如何演戏。他去片场从不带剧本,而且不但背熟了自己的台词,连对手戏演员的也会背下来。

 

惋惜的是,他从未能停下来休息休息。之所以抱病拍片,是因为他曾有过三段婚姻,其中当然有年少轻狂之过。但当他懂得“人生”二字后,知道亏欠别人太多,便选择负责到底。

 

他为三任妻子买下房子,自动许诺为每个家庭供给80万元的月抚育费,直到晚年才因身材问题,降至每个家庭每月30万元。换言之,直至性命尾声,达叔仍为三个家庭五个子女承担着每月近百万元的抚育费用,令人唏嘘。

 

他曾说过,人生目的不过“安乐茶饭”四个字,但他实在太劳碌,忙到与“安乐茶饭”无缘,忙到没有机遇笑看人生过往。

 

叶克飞(专栏作家)

 

编纂:陈静   校订:吴兴发


推举浏览:

你能想象,日本“新冠统计全靠手算”?| 京酿馆

庄稼地岂是越野车友的“跑马场”?| 新京报快评

数百万用户断电,美国得州何以被一场寒流击垮?| 京酿馆

医生自证“用麻药一捂即晕”,科普亦需严谨避免变成唆使 | 新京报快评

高校推“大学先修筹划”,当聚焦育才而非招生 | 新京报专栏




来新京报电商平台“小鲸铺子”囤年货啦!